第四百二十章让你们来见见血

+A -A

崇祯更为迷糊了。

他实在是想不出来,究竟是什么缘由,能能够让萧钰如此自信,他的手下不会反叛。

小玉儿在旁见萧钰一直打哑谜,她笑了下往前一步从早就搬运上来的茶几上取出了茶杯递给了崇祯;“陛下,其实就是兵员来源的问题。”

兵员来源?

崇祯经过一提点就明白了。

关外的兵力和关外的兵力都为明军。

但是来源却又是不相同的。

关内兵力是世袭制,也就是从太祖开始,他们当兵的就世世代代当兵,种田的就世世代代种田,也就是户籍分开,不允许有任何的错乱。

而辽东军却是改制了的,取消了这些东西,统一为大明户籍,不区分种类。而辽东军的兵员是从百姓家中来的。

到一定的年纪就会前往,而且辽东待遇雄厚,很多百姓都乐意将家人送入军队中。

哪怕是战死沙场,丰富补偿金足够让进家人无忧。

“百姓安居乐意,有饭吃有衣穿,还有田地可以种,你觉得他们的孩子会跟随着将军造反嘛?”萧钰见崇祯已经明白了,也就做出了补充。

至于今后一百年还是两百年后会是什么情况,那就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自己早就成为了一堆黄土了。

搞不好,到时候自己的坟都得让人给干净了。

这世间,不可能一直不变的,旧的在消亡、新的在更替,这是自古以来就不会更变的。

“你说得有道理,看来有时候,是我真的太守旧了,倘若我能够变通一点点的话,恐怕局势也不可能是这样。”

这……

话说得太早了。

就算你表通了,可是朝野上下没有变通,朝廷的体制依旧还是有问题的。

土地兼并、官员贪污。藩王压制,外患不断,这四座大山压在了大明头上。

不扒拉干净了,大明永远不可能真正的强大。

就算是暂时的平静了下来,今后也会爆发的。

“你变通了有什么用,朝野上下的这些毒瘤不除,你就算变通得如同神仙也没法化解这些情况。”

萧钰的话谈不上是一种反问,但是也算的上是了,他说完看了下崇祯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也转换了话题;“还是那句话,你只要真的想让大明好起来,我帮你就是了,别在为自己权利而到处捅篓子了,只要大明依旧是你朱家当皇帝,这权利在不在你手中又如何呢。”

崇祯抬起头看着萧钰,他对这话是真的不理解了。

什么叫依旧是朱家为皇帝,而权利又不在朱家手中,这让他完全不懂的这一点。

崇祯不明白是正常的。

萧钰要说的,是君主立宪制。

君主立宪其实是最为符合当前大明情况的。

这个时候,明已经出现了资本萌芽了。

不管今后社会怎么去走动去发展,这一点萧钰不去阻拦,但是君主立宪制这个制度他是想了又想,认为是最为符合的。

其实大明又不是没有做过,嘉靖几十年不上朝,不就是内阁在为他行使权力,让大明这个庞大的机器运转嘛。

而随后的几个,也都是这么一个德行。

“你不懂,但是早晚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萧钰做出了补充,他暂时还不想说出来。毕竟现在说了,崇祯恐怕内心是不舒服的。

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以及铁甲摩擦的声传来,这其中,还夹带着一种喘息。

萧钰几人回头往台阶看了过去,满桂上来了,而跟随在他身后的,却是四十几个穿戴着普通百姓短衫打扮的人。

这群人微微弯腰,似乎已经是从事了多年的劳作。

其实萧钰知道,这群人可并非是什么百姓,而是从京城一同来这里的官员。

而那领头的就是范国粹和钱谦益。

钱谦益当时因为抱怨让孙灵儿给故意丢在了后面,他也算是厉害的,居然不到半天的时间就赶了上来。

进入山海关后,萧钰第二天就让满桂统领着兵力将这些官老爷官太太大小姐什么的统统给赶到了城外的两天,并且从当地请来了百姓,教他们如何耕地。

至于大小姐官太太不能下地,没有关系,去布匹作坊去。

不让这群人知道知道厉害,他们还真的以为,将钱给交出来就算完事了。

怎么可能呢。

这群官员自己还要用呢,但是在用之前,不让他们好好的改造一下,上任绝对就是贪官,有本事,又要贪,那自己只能杀了他们了。

让他们去劳作,就是让他们知道,大家都活得不容易,不要做的太过分。

“范阁老,几日不见,你到是沧桑了不少。”萧钰等示意满桂去他该去的位置,指了下率先上来的范国粹。

范国粹手从衣袖中取出,明显的上面包裹了纱布。

萧钰指了指;“怎么,才几天,就磨出茧子来了,这还早呢,你们要想再次当官,起码还需要两个月在田野中呢。”

范国粹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是来到崇祯跟前和崇祯见面。

崇祯摆摆手回首看向了自己的这些大臣,一个个沧桑的模样的盯着自己,看这样子是打算让自己为他们求情。

不过,这事自己还真不会去求情。

萧钰跟自己说过,面前这群人有能力的不少,但是直接去治理地方马上就会开始不顾一切的贪污,让他们先吃点苦,然后在敲打一下放在地方上,才会为百姓着想。

“好好的在田野中劳作吧,等这场大战结束后,朕也会随同你们一起,体验体验,这天下百姓的疾苦,知道一下,这天下百姓,活的并不是那么容易。”

皇帝都这么说了,群臣又能说什么呢。

范国粹作为阁老,也是这群人的领头羊。他知道崇祯是不会求情了,也只能将目光看向了萧钰指着这上万的大军;“萧督师,你今天带我们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呢?”

萧钰看了下范国粹后探出手指了指关口下行军的大军一眼后笑道;“没有什么,不过是让你们来见见血,让你们经历一场战场厮杀呗。”

推荐阅读:战场合同工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极品家丁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大宋第一状元郎最强妖孽特种兵王东晋北府一丘八天命为凰:毒医三小姐三国之从小兵开始无敌我要谋国